轮盘赌博

上海电影节丨《活着唱着》:超现实下川剧的悲

2019-06-22 16:19 轮盘赌博

  编者按:在6月21日举行的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单元颁奖典礼上,《活着唱着》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员(赵小利)两项大奖。

  用电影去演绎戏剧,再用戏剧去孕育人生,再从人生反观现实,这就是《活着唱着》的精神世界。拿下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单元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员奖项的《活着唱着》,有一丝《霸王别姬》的无可奈何,有一些《活着》的时代变迁,也有《边走边唱》中师徒相互成全的影子。这些都让电影在艺术上有很多咀嚼和回味的地方,但故事本身的相对薄弱和程式无疑会让观众感到沉闷,美中不足。

  《活着唱着》获得最佳影片,导演马楠发表感言。本文现场图片:上海国际电影节

  《活着唱着》从行将没落的川剧团入手——小镇上开着小货卡四处跑戏,寄生在破败角落的大屋下给一群摇着芭蕉扇带着小竹椅的当地老客表演,一个半专业半草台的川剧团只有一个年轻人,固定演戏的茶馆面临被拆迁,剧团不得不解散的危机。

  《活着唱着》剧照,由剧照上的水印可知,本片曾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

  剧情随后转到了川剧团老板娘赵丽如何斡旋各方,避免拆迁的厄运,如何挽留唯一的年轻女旦,也是她自己的养女丹丹,渐渐回忆起当年坚持做剧团却又面临不可挽回的颓势。之后观众可以猜到的是商业和行政的力量绝对碾压可怜的文艺追求,而新一代一定不满足川剧团的小舞台,到了夜幕,换套衣服,化个浓妆,就去KTV唱流行曲了。

  但《活着唱着》没有完全用写实和煽情的方式来表现这一不可逆转的悲剧,它选择了超现实的表现方式。在老板娘赵丽的脑海里,她钟爱的,她难以割舍的,她放心不下的川剧世界悄悄地进入她的现实世界:深夜里她看到粉墨潜行、一身行头的小矮人老妪;报幕的间隙又幻见到自己扮演成英武的穆桂英,刀剑飞舞,手刃贼寇,却没想到贼寇竟是丹丹的化身。在影片的最后,赵丽,老五(赵丽的老公,也是川剧演员),丹丹等再回到已是废墟一片的当年表演的茶馆,但背景却是满树桃花,远方是城市公园。颇似《西厢记》中“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赵丽再一次打破现实的禁锢,把自己和大家想成了川剧人物,一曲《别洞观景》,身姿婀娜,莺音袅袅,丹丹和老五也是和歌和舞,“站在了船头观锦绣,千红万紫满神州。侍儿且把船桨扣,好让流水送行舟。青松翠竹绕云岫,泉水涓涓石上流”。

  这个结尾多少带有些超现实梦幻的色彩。然而电影中让人印象最深的并不是情节和母女情,而是导演马楠刻意设计,不断重复的拆迁场景——五爪推土机的大特写,雪白墙壁,排排红砖随着推土机而律动,室内所有物品也都飞扬起来,伴随川剧的韵律,竟让野蛮的拆迁场面变得很奇幻,很唯美,也有几分讽刺味道。此外,《活着唱着》和其名对应的是非常丰富的声音层次和表现力,从画外音到丹丹养的宠物孔雀的咕哝,司空见惯的拆迁轰鸣,角色们道地的四川话,当然还有美妙的川剧,《梁祝》《三打白骨精》《四下河南》都醉人到不行。



相关阅读:轮盘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