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盘赌博

七年追踪张艺谋-《十面埋伏》背后的真实故事

2019-06-12 13:22 轮盘赌博

  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自编自导的大片《十面埋伏》近日在全国公映。自《英雄》之后,这是张艺谋导演的又一部武侠巨片。这部电影同样招致广泛的关注和各种评论。在张艺谋拍摄这两部电影的过程中,有一个纪录片创作组一直在跟踪拍摄,真实地记录了影片拍摄的大量内幕,并随电影上市,出版发行了两部纪录片《缘起》和《如花》。这两部独特视角的纪录片摆脱了一般性的电影花絮的拍摄方式,导演甘露带着女性特有的感性和忠实纪录的观察角度,向人们展现了电影背后的张艺谋和其他主创人员在

  走进银幕背后去了解一部电影的诞生,也许从中会对电影有更深的了解。《新闻夜话》邀请跟踪拍摄张艺谋达七年之久的纪录片导演甘露做客演播室,听她讲述张艺谋和他的电影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甘露:这个电影从最初的一个点,怎么最后变成了一个电影,我觉得这些都是我很感兴趣的

  (同期声)记者:在一些跟《十面埋伏》相关的一些文章当中,都提到了张艺谋所选的花海、雪景,为什么?

  甘露:因为他一年多以前,已经打算在乌克兰去种一片花,因为他觉得那是他理想中的花海

  记者:欢迎收看《新闻夜话》,在中国有一位影响力很强的导演,他的电影是票房的保障,他的电影和许多奖项有缘,从早期的小成本电影拍摄,到近几年大投入的市场化制作,不时地给关注他的观众,关注中国电影的观众,带来了一份惊奇和期待,他就是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今天我们节目的嘉宾是一位常年工作在张艺谋身边的女导演,她用纪录片的形式,跟踪拍摄下张艺谋武侠片《英雄》和目前正在热映的《十面埋伏》的创作全过程,这位导演的名字叫甘露。

  甘露:其实算下来两年多、三年吧,因为这个没有间断过,其实从拍《英雄》,我记得那一天9月20号,2001年的9月20号,那是我第一次拍张艺谋他们谈这个本子,然后拍摄那个《英雄》的时候,其实已经拍摄张艺谋好多年了,就是从《幸福时光》之前已经在拍摄他了。

  甘露:其实我觉得就是挺单纯的一个想法,我因为之前也采访过他,那我觉得我特别想知道这一群做电影的人,包括他、包括参与他电影的这些人,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就这些人和人之间是怎么合作的,因为来自四面八方,什么类型的人都有,那我也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一群人,是怎样的一种机缘让这样一些人聚合在一起,完成一部电影,而我也想知道,这个电影从最初的一个点,怎么最后变成了一个电影,我觉得这些都是我很感兴趣的,当然有了这个机缘,我也就一直这样拍下来,我也不想单纯地作为一个花絮,我觉得它应该是一个纪录片。

  甘露:其实挺有意思,我觉得我刚刚进入剧组的时候,然后他们把纪录片叫做跟拍,就跟我说跟拍什么什么,好像我当时就觉得特别别扭,你知道这个称呼,什么叫跟拍呀,好像他觉得是依附于,就是说留点资料而已。

  甘露:对,所以其实之前我们跟张艺谋谈的时候,我们也希望就是说,不拿剧组的一分钱报酬,直到现在也保持着这一点,我觉得这样能保持我们的一些独立性,它并不是给他树碑立传的一个东西,而是我们保持一个独立的,一个视角去看待他,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后来就是慢慢地剧组才觉得,这是一个纪录片组,到后来他们很尊重我们,所以我也觉得挺高兴的。

  记者:可能观众看到的更多的是套着光环的张艺谋,带着光环的章子怡,你所接触的他们可能都是一些实实在在的,原生态的他们?

  甘露:因为他不可能一直在你的摄影机前伪装,好像很多年,那这样多累啊,大家都累,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希望从一个客观和真实的角度去看待他们。

  记者:现在《十面埋伏》正在全国上映,特别是首映之后,观众对它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有的观众认为,他拍得还不如《英雄》呢,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说它没有主题,没有思想,你是和观众一起看的吗?

  甘露:其实我之前是首映的时候看了一场,那个不是跟观众,是跟主创人员看的,那一天我又自己买票跟我的朋友到华星(影院),我又自己去看了,因为我也想知道观众的反应,其实直到现在我纪录片还没有结束,我还在拍摄很多观众的反应,我也去问过很多的人,那当然有喜欢的,确实也有不喜欢的。

  甘露:当然其实最后你看到的,那个是个结果,你现场看到的永远是一个过程,对于我来说,其实这个过程更重要。

  记者:你可能看到一个画面之后,可能想到它背后的很多故事,可是观众看到的只是结果?

  甘露:其实我最后他呈现出来的,我们就是没有最终交流过他怎么看,但是我知道他其实在谈下一个本子的时候,他已经对这个电影,他有他自己的看法

  (同期声)记者:听说因为梅艳芳的病逝,使整个电影的结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都发生了变化,是这样的吗?

  记者:在一些跟《十面埋伏》相关的文章当中,都提到了张艺谋所选的花海、雪景,为什么?

  甘露:因为这两个挺有意思讲起来,两个故事了吧算是,因为他一年多以前,已经打算在乌克兰去种一片花,因为他觉得那是他理想中的花海,就是五彩斑斓的,就很适合他这部电影里边的场景。

  甘露:其实他好像一直很喜欢乌克兰那边,因为跟主创这些人经常聊到,他那时候可能在学校读书的时候,老是看前苏联的那些电影。

  甘露:他觉得那些树林也特别美,那些白桦林,给他特别深的印象,当然有这个机会去那边拍摄,而且乌克兰相比有一些国家也比较便宜,就觉得考虑到资金各方面的原因去了乌克兰,当时就觉得在那种一片花,没想到各种原因吧,然后这个花最后也没长起来,一个镜头也没用上,然后自己选了一片野花地,拍完了这部电影。

  甘露:对,他觉得特别荒唐,所以这两个故事完全是应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雪完全是无心插柳的一个事。之前他的本子里边是没有这场雪景的,就完全没有设计在雪里边。

  甘露:其实我觉得一部电影包括了天时、地利、人和,只有这几个因素在一起,你才能完成一部好的电影,这次其实《十面埋伏》天灾和人祸全都遇上了,天灾就是确实下了一场没有预料的大雪,然后地利是种那一片花,然后人确实。

  记者:我听说因为梅艳芳的病逝,使整个电影的结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都发生了变化,是这样的吗?

  甘露:当然就是说,有很多的他必须要改这个剧本,改动这个剧本,让它合理,因为这个人物现在没有了嘛,所以当时很意外,全剧组都感到很意外。

  甘露:如果你看了电影,你也知道,其实她这个角色,作为怀念梅艳芳,也给她保留了,最后增加了一个二姐的一个角色,就是宋丹丹演的。

  甘露:我觉得就是说,你包括一部电影吧,我觉得就是人生,其实对我来说,我觉得其实人生是很无常的,就是这个无常不是说是消极的概念,好像没有希望不是这样的,我觉得正因为这样,人生的无常,所以你要去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东西,就像张艺谋他要珍惜他拍电影的这一件事情,那作为我们来说,也要珍惜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这些东西,我做这个纪录片也是想表达这一点。

  (同期声)记者:那么在记录《十面埋伏》的整个过程当中,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甘露:用他们自己生命的力量去完成这样的一部电影,我觉得这个是很不容易的。

  (同期声)记者:我看到有的媒体在采访你的时候,你说张艺谋是一个真正的雄性动物?

  甘露:就是很男性的一个导演吧,你看他的电影也能看出来,就是说承受力很强的这样一个人。

  记者:从《英雄》到《十面埋伏》,你记录张艺谋的电影创作团队,已经有7年的时间了?

  记者:应该说7年这个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那么在你的眼中,你觉得张艺谋的电影和张艺谋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甘露:其实我觉得一个导演他拍每一部电影的时候,他的状态都是不一样的,就像拍《幸福时光》,拍《英雄》和这一部,我觉得每一部都不一样,作为我来说,我也在经历一个成长,可能我现在看到他,也跟从前不太一样了,我觉得他大的变化谈不上,因为他已经到知天命这个年纪了,我觉得他不可能说,我再做一个什么大的转变不是,单从个人来说,他可能也有一些,比如说他的心态,我觉得反而是平和了很多,对很多东西他不是那么地去在意了。

  记者:我看到有的媒体在采访你的时候,你说张艺谋是一个真正的雄性动物,其实我一听到动物这个词,我就感觉他好像缺乏人性,你怎么会用这样的一个词来形容张艺谋导演呢?

  甘露:其实至于最后,你也知道,就是最后呈现出来这句话,可能不是我最早这样说,我只是说他是一个很有生命力的一个人,就是很男性的一个导演吧,你看他的电影也能看出来,就是说承受力很强的这样一个人。

  记者:很多人都认为,和张艺谋导演合作过的人,都会赢得一些回报和收获,你的收获是什么呢?

  甘露:其实谈到这个收获,看你怎么看,我觉得是两方面的,当然一方面就是拍的他这么多年来,他身上作为一个导演的这种坚持很感染我,我觉得我学会了去面对一件事情的这种坚强,这种东西我觉得是拍摄他我学到的东西,那种坚持;很多我们学院的老师什么,他们都把这个带到国外,作为一种教材,而且他们去欧洲,当时朋友给我打电话说,看到三部片子《花样年华》、有《英雄》、还有《缘起》,当时《英雄》做完了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当然这也是我们得到的东西;但是看你怎么看,就像很多人他不喜欢张艺谋,可能我们的纪录片也成了他攻击的一种对象吧,也有可能,但是我觉得没关系,每个人有自己的一种看法,我觉得这样很好,就是你所有东西还受人关注。

  甘露:我觉得这个过程跟《英雄》那个过程不太一样,我觉得这是一个还是比较艰难的过程,其实做任何事当然都很艰难,但确实我是看到了这样的一个过程,我觉得其实人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很渺小的,就是他拍电影不过就是时间的一瞬间而已,但是就是在这个过程,这些人用他们自己生命的力量去完成这样的一部电影,我觉得这个是很不容易的。

  甘露:我觉得这个事也是顺其自然吧,如果觉得还想一直这样拍下去,那就一直都拍,如果他也觉得不腻或者怎么样,但我觉得这个都是看时间,也看机缘的事情。



相关阅读:轮盘赌博